快手“去家族化”,辛巴炮轰平台不公:花20亿只换来100万播放量

发布时间:2021-06-07 来源:AI财经社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文/张可心

编辑/杨洁

辛巴的一场直播“骂仗”在“618”期间掀起了高潮。

6月5日,辛巴在快手开启了其“618”期间第二场直播,直播时长总计6小时31分钟,完成销售额3.72亿元。相比此前辛巴经历了“燕窝事件”复出后,在3月27日单场直播中,3.5小时即完成带货销售额超10亿元的成绩而言,如今他的直播表现确实已称不上亮眼。

因此质疑被平台故意限流的辛巴,在直播间突然公开叫板“怼”了快手和抖音等平台。“(平台)现在是不是缺钱缺疯了?”辛巴的叫板虽个人情绪严重,但也确实暴露了一些直播电商平台可能存在的问题。

在当日的直播中,辛巴表达的对快手的不满,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。

辛巴认为,快手平台存在对其个人以及辛巴家族直播的限流的行为。辛巴表示,他入驻快手平台以来,总计花费了20多亿元买流量,换来了如今8600万粉丝。但辛巴称,现在他发视频只要不花钱,播放量也就一百来万,“我看我后台数据,只有20%的人一个月以上没有登录过快手,至少证明我还有6800万活粉,但平台你把我缩小到什么程度?”他认为,直播间的人数这和自己的粉丝数并不匹配,“6800万粉丝怎么可能播放只有一百来万?”

他还说,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辛巴家族自去年下半年力捧的带货主播“时大漂亮”身上。

其次,辛巴还表示,直播平台有卖流量的暗箱操作。其称当初选择快手是因为快手有私域流量,而如今快手把自己花20亿培养的粉丝作为公域流量卖给了其他主播,“直接点名花500万买辛巴的粉丝,(甚至是在对我限流后)又拿来卖给我。”

另外,辛巴还提出,自己在快手平台为自己家族成员引流时遭遇了不公平待遇。“我的粉丝给旗下主播‘时大漂亮’点关注,平台抽成6元钱;其他主播粉丝点关注,就只扣2元钱。现在割韭菜都割到主播头上来了。”

辛巴还给快手算了笔账,他说,自己一场直播的毛利大概15%-20%,平台扣除五个点后,自己剩15%;同时将人工费、税费等其他都除去,自己大概还剩下8%。“我卖三个亿剩2400万,而为了这场直播造势我烧了2500万,刚才送礼物还搭了一千来万,相当于我做整场直播下来还赔了两千万。”

"快手自己去问问平台的带货主播,烧钱烧流量的赚不赚钱。如果我辛有志播的都不行了,我告诉你平台就没有人能播了!"整场直播过程中,因为辛巴的“快言快语”,初瑞雪及“时大漂亮”数次在旁边劝阻辛巴不要再继续说下去,辛巴不顾甚至威胁快手平台称,“要是敢封我号,我就盘点快手100宗罪。”

针对上述几项质疑,AI财经社联系快手方面,对方截至发稿未做出回应。

同时,辛巴在直播时也因为当初其被封禁的假燕窝事件“怼”了抖音。他说,燕窝是抖音上的网红主播先卖的产品,但是最后反而是他站出来,上了50多次热搜,因此他认为这件事是被抖音放大了。

但这并不是辛巴第一次公开向平台叫板。之前2020年5月,辛巴因与另一位主播“散打哥”公开在快手平台冲突而被封禁后,就曾公开对快手喊话表示:“快手,希望你把眼睛擦亮一点,我辛有志可以调动国内所有的资源,请珍惜我的本事和资源。”

而快手也确实对辛巴“难以割舍”。尽管辛巴相继因“假燕窝”、“疑似家暴”、“被官媒点名批评”等事件陷入舆论,其依然能够一次次在平台复出直播。

近年来,直播电商的兴起成就了一批“造富”的主播,如淘宝的薇娅、李佳琦,抖音的罗永浩,但敢公开叫板平台的只有辛巴。这也主要源于快手直播电商成长早期就被深深打上的“家族式”的烙印,对头部主播家族的依赖,让快手渐渐失去了平台该有的约束力。

2021年,快手正身体力行扶持中腰部主播,力求实现“去家族化”。据飞瓜数据显示,快手在2021年春节七天,带货榜单前五分别是瑜大公子、李宣卓(酒仙)、葵儿甄选、娃娃、李海珍这类个人主播,而不见诸如辛巴、散打哥等这类头部家族氏主播。

但截至到2021年6月7日最新数据,快手5月带货月榜上,辛巴家族旗下的“蛋蛋”仍稳坐榜首,拉开了第二名瑜大公子合计2亿元销售额。可见快手的“去家族化”依旧任重而道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