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联互通后,你的上网体验会有什么改变?

发布时间:2021-09-13 来源:秦朔朋友圈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· 这是第4108篇原创首发文章 字数 2k+ ·

· 刘远举 |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:qspyq2015·

近日,工信部召开了“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”。参会的企业包括阿里巴巴、腾讯、字节跳动、百度、华为、小米、陌陌、360、网易等。会上,工信部要求限期内各平台,解除相互屏蔽。

这个问题,和每个中国人都有关。大平台会怎么变,中小企业会受益吗,消费者的体验会有什么变化?这一系列问题仍然在摸索中等待答案。

此前有媒体报道称,阿里巴巴和腾讯可能会开放生态系统,阿里的初步举措可能包括将腾讯的微信支付引入淘宝和天猫;而腾讯可能将允许阿里巴巴的电商信息在微信分享,或者允许微信用户通过小程序,使用阿里巴巴的一些服务。

这是一个中国互联网的老问题,消费者的感受也很多。不过,互联网领域的所谓“互联互通”,其实是个新鲜事物。很多概念并未完全清晰,比如,到底是竞争对手之间互相开放,还是全行业所有业态打通,没有统一说法。

不过,不管哪种模式的互通,都是看起来简单、听起来容易,但实际上非常复杂,是一个多层次、多方面、多环节的问题。

互联互通的第一个问题是:是否是对等的互联互通。

微信的流量对淘宝开放。微信作为最大的社交软件,有着巨大的流量池,对谁开放,谁就可以从中引流。那么,作为对等,淘宝引入微信支付,显然对微信而言,不是一个划算的生意。毕竟,微信支付的渗透率已经非常高了。不过退一步看,阿里毕竟还有微博、UC浏览器等等,也可对京东、拼多多开放,形成某种对等。

但是,这种开放有一个问题就是,并不是所有平台都能拿出对等的东西。如果微信和淘宝的互联互通,仅限于两者之间,仍然是排除第三方的,那么,对于淘宝而言,有了流量来源,流量也更加便宜,淘宝利润增加,平台吸引力增大。这对淘宝当然是好事,但对其他电商平台却未必是好事,可能会挤压其他商家、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。

阿里巴巴和腾讯考虑相互开放生态系统的消息传出后,阿里、腾讯的股价走高,但中国有赞暴跌12%,移卡跌超3%,微盟跌超2%。所以,互联互通,有可能不是增强竞争,而是削弱了竞争。那么,互联互通,就不应该是几家大平台之间的互联互通,而应该是建立在一定规则之上的,一揽子的互联互通。

对于互联互通,两家态度有微妙的不同。阿里方面表态比较积极,CEO张勇认为这将带来互联网发展新的红利。而腾讯总裁刘炽平则称:“腾讯的生态环境‘本质上’是开放的。强调生态目标是让中小型公司能够融入其中,让每个人、中小型企业和商家能够‘公平地’直接和用户产生联系,提高效率。”相对而言,腾讯更偏向于一揽子的互联互通。

但是,一揽子的互联互通,就更加复杂了。即便有清晰的顶层设计,一揽子方案,在实践中也注定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,不管是平台、监管者、还是专家,现在都难以预估。

对于淘宝而言,平台本质上是一个流量生意、广告生意,即把流量、广告出售给平台上的商家。平台掌握流量的分发,不但利润有了来源,也能掌握住商家。这就是中心化电商平台的特点,商家根据得到的流量、曝光量等给平台缴纳佣金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最初淘宝主动切断了包括微信、百度在内的所有外界连接。

在百度搜索淘宝,会出现一段文字“由于该网站的robots.txt文件存在限制指令(限制搜索引擎抓取),系统无法提供该页面的内容描述”。搜索引擎是靠爬虫去抓取各个页面的内容,然后,把链接呈现给消费者。搜索引擎显然也是一个流量来源,淘宝之所以主动断开,就是因为闭环流量才能利益最大化。

互联互通之后,会打破这个流量闭环,带来一系列变化。

如果商家可以从其他地方很便宜地引流,那么,平台的利润与掌控力就会受到影响。这种变化到极致,就是商家开始转移其重点经营的平台,如今的蜜糖可能就会在将来变为砒霜。而对另一些,最初的砒霜,到后来就可能变为蜜糖。这事,现在谁都不敢有一个定论。

此外,还有平台的责任归属问题。平台接入平台、“用户穿透”,规则嵌套规则的情况下,对平台治理、业务合规和用户保障的复杂程度都是几何级倍数的增加。一个业务,经过几个平台引流的,各个平台也均分享了一定的利益,那么,出了问题,最后谁负责?

更大的变化是,商业逻辑会产生一定的扭曲。

正如前面所说,对电商平台商家而言,百度也可以是流量的来源,但由于打破了平台对流量的掌控,所以,淘宝不对百度的爬虫开放。某种程度上,这也是百度衰落的一个原因。各家的APP都是封闭的,要搜索只能到APP内部搜索,现在很多内容都在APP内部产生的,这就使得搜索引擎不再重要。

对消费者来说,如果各家平台都对搜索引擎开放,那么,想买什么东西,想搜索什么东西,直接在搜索引擎搜索,就可以得到多个平台的结果,显然,这更加方便快捷。

那么,向搜索引擎开放,理应是互联互通的题中应有之义,甚至是最重要的。但是,淘宝、拼多多经营好商户,小红书、抖音补贴创作者做好内容,最后,却是百度的竞价搜索价格更高了,坐收渔利。显然,这个商业逻辑就变得不合乎逻辑了,没人愿意。

更重要的是,通过小程序、链接,分析链接,竞争对手不但可以获得社交平台的流量,还可以通过转发、分享,获得用户之间的关系。比如张三发给你一个链接,你打开,跳转到另一个平台,然后你会登录。每一个链接都可以是独一无二的,通过你点开的这个链接,你登陆的这个平台,就能知道你和张三是好友。如果你还把这个链接转发给了李四,平台同样知道张三、李四都认识你,他们之间也可能认识。通过具体链接指向的商品或者服务,平台还能进一步判断你们之间的关系是同事、还是闺蜜。接下来,平台就会在APP内推荐你们加好友、互动。社交平台的社交关系网络,对微信、抖音、钉钉、微博而言,是最核心的优势。这样一来,这个核心优势就流失了。

当企业的竞争优势、核心利益,无法被积累,而是被强制的、平均的分发给行业所有对手,那么,市场中的玩家就没人会想着去创新、提升竞争力——反正都会被所有人获得。那么,长远来看,创新受抑制、竞争减弱,最终就会伤害消费者利益。

所以,互联互通虽然很复杂,但一个核心原则,应是不伤害竞争,不要求企业让渡自己的核心竞争优势。这样才能保障中国互联网的长期创新与消费者的长期利益。

而且,另一个问题是平台的责任归属问题。大平台分享出来的链接,安全性基本有保障,但涌入的中小公司的链接,会有很大的数据风险问题。一个几个人的工作室,做出一个诱导分享的页面,如果火了,可以拿到上亿用户的社交关系数据。平台接入平台、“用户穿透”,规则嵌套规则的情况下,对平台治理、业务合规和用户保障的复杂程度都是几何级倍数的增加。一个业务,经过几个平台引流的,各个平台也均分享了一定的利益,那么,出了问题,最后谁负责?

互联互通,从目标导向上说,涉及到消费者权益、平台竞争、社会福利、技术创新各个方面,相互牵扯。在市场主体层面,互联互通会导向的利益局面也非常复杂,有零和的、有双赢的、也有双输的。所以,要想把各方关系理顺,非常不容易,还需多方讨论,多方协调,给市场一个逐步尝试的过程。

「 图片 | 视觉中国 」

开白名单:duanyu_H 商务合作:biz@chinamoments.org

内容合作、投稿交流:friends@chinamoments.org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